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乱伦—长风传奇

乱伦—长风传奇

  宇天集团总裁,卫浩天死了。

  消息一下子震动了社会,成爲各界人士,茶余饭后聊天的一个热门话题。

  这消息,本来没什麽,这世上那一天没死人,宇天集团也不过是北部大城市中,一个靠投资发财的中型财团,虽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但死了一个总裁,还不致于引起人们的过份关注。

  会造成这麽一个热门话题,其实也没什麽,只不过是因爲人们,在传递流言八卦的小道消息时,特别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好奇和热心,而这个事件恰好满足了这个条件。

  宇天集团总裁卫浩天,是一个白手兴业的传奇人物,从一个摆地摊的小贩起家,到挤身豪富之列,他以他过人的眼光和精準的投资手段,无中生有赚进大把钞票的事蹟,一件一件无不让人津津乐道。

  但除此之外,人们只知道,他特别重视隐私权,卫浩天是一个很低调的人,不喜欢让他的私生活曝光,有关他的一切,总是埋藏在一层一层的迷雾中,除了他成功之后在公开场合的一切,关于他过去的事蹟,竟没有一个人知道真切。

  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经过记者锲而不舍的追查,终于查出,原来他是当年商界闻人卫庆余庶出的第三个儿子。

  卫氏生前长袖善舞,娇妻美妾四子五女,曾富甲一方,领袖商界,但他身后飘零,卫庆余这棵大树一倒,后嗣子孙便败光了家业,猢狲似的各地星散,全没了消息,怎麽知道,竟还留有一个争气的儿子卫浩天。

  记者还查出,卫浩天生前,曾娶有一个美若天仙豔若桃李的妻子纪沙瞳,还生育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儿卫依人,这更是一个吸引人的话题,一时间各种猜测纷纷出笼,这逽大财富和寡母幼女,会是谁来接手?

  青空看着人世的一切,默默无语,微风依旧,明月如霜。

 01 

  「奇怪,你身上的气味,最近怎麽好像变了,闻起来很舒服啊,你用了什麽香水吗?」

  「没有啊,怎麽了?不好闻吗?」

  「不会啊,很好闻啊,很迷人的气味呢,妈咪好喜欢这种味道,所以才会问你啊,嗯?真的和以前不一样,尤其是这两个月来,气味越来越重,奇怪?」

  妈咪弯下腰伏在我身上到处嗅着,我心跳的好厉害,眼睛直往她敞开的胸口里盯着她丰满的乳球,我裤裆里充气似的隆起,瞬间碰到了妈咪光滑的大腿。

  「小王八蛋!你就不怕长针眼!」

  妈咪一下子红了脸,轻啐了我一口,电话声响起,她俏生生的白了我一眼,脸上神情似笑非笑的,我一下子羞的低下了头,她轻笑着转身过去接电话。

  闻了闻我的手,奇怪,刚刚妈咪说我身上的气味,最近好像变了,我自己无论怎麽闻,都闻不出来,有什麽不对吗?算了,管他的!

  今晚妈咪穿的是那件新买的,乳白色细肩带贴身真丝睡衣,那一件睡衣,穿在妈咪高挑迷人的身段上,看起来真是性感极了,结实饱满的酥胸,撑起乳白的光滑衣料,将她那如脂似雪的柔肤,衬得更是柔嫩诱人,我舔了舔唇,脑海中没办法不充满猥亵的淫秽念头。

  我们母子一向相依爲命,15岁的少年和36岁的豔美少妇,是大城市中很常见的单亲家庭。

  因爲家里没有外人在,妈咪总是穿的很随性,然后不经意的在我面前走光,害我无时无刻的,经常处在亢奋充血的美妈地狱中,还养刁了我的审美眼光,我现在出门看到那些俗不可耐的女人,总觉得对我的视力,是一种伤害。

  妈咪这一件睡衣,是名家精工,剪裁合身,是低胸连身的款式,质地很薄很轻软,穿起来能充分表现女性优美身材的曲线,暴露中带着性感,我从她背后望去,总有她那一抹纤纤柳腰显的好柔弱的错觉。

  今晚妈咪盘起了发髻,露出了她优美如诗的颈项、光滑的香肩,和大片性感诱人的雪背肌肤,我的目光,继续顺着她腰间诱人的弧线往下看。

  睡衣下摆长度,只盖到她的臀下大腿处,遮掩不住她小小纯白的蕾丝三角裤,妈有173公分高,从背面望去,我的视线正对着妈咪一翘一翘摆动的香臀,和她修长的美腿,真是赏心悦目,撩人遐思,让人好想把手放上去啊,我心中讚歎着。

  不过我手最想放的地方,是妈咪胸前高高耸峙,裂衣欲出的那一对丰挺美乳,刚刚她递香蕉给我的时候,还有闻我身上味道的时候,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她弯下了腰来,睡衣里那美好的春光,正好方便我一览无遗。

  妈咪习惯在穿上睡衣时,就把胸罩给解下来,那两粒浑圆雪白的丰满乳球,就伴着她迷人的体香,在我眼前不住晃动着,乳蕾上嫣红的两点隐约可见,害我差点将鼻血喷进她深深的乳沟里面。

  看妈咪满脸笑意,小口小口吃着香蕉的诱人模样,说实在的,我的大香蕉也好想凑到她小嘴前,让她吃上那麽一口,一口接一口。

  我一直在猜,妈咪她究竟是忽略了我这血气方刚的儿子,心理与生理上的成长变化呢?还是她心中,确实隐藏了想勾引我的不伦念头!

  虽然我妈咪不止气质优雅高贵,人长的美豔绝伦,身材更是惹火动人之极,可以说是男人们梦中情人的典范,但我其实是个很孝顺的孩子,妈咪也是个很正经的女人,我会对妈咪生出不纯洁的念头,其实也不能全怪我,妈咪才是始作俑者。

  若非我无意中知道了,我是妈咪她暗地里性幻想的对象,我也不致于越陷越深,这彷彿是很老套的情色乱文情节,没想到却真让我遇上了。

  记得是满十岁那一年,生日前一个月,我不知怎麽的,忽然生病发烧了,整个人昏昏沈沈的,一直昏睡不醒,偶尔醒来,身体就沈重的像灌入了水泥,筋骨胀痛的像要裂开似的。

  这一病,把和我相依爲命的妈咪急坏了,她抱我去看了好些个名医生,不知道他们是否因爲没见过我这种怪病,怕诊错了坏了名头,一个一个,都打着摸不着边际的太极拳,只会说没病没病,多休息几天就好了。

  说没病,医生们诊金半点可也没少收,就让妈咪把我带回家睡觉休息了,我后来听妈咪说起这码子事,心里头只有一个想法,当医生还真好赚。

  我昏睡了几天,妈咪意外的收到了久未联络的外婆,寄来的一份快递,里面附着一个精巧的玉瓶,说是给我的药,那时我刚好醒着,记得妈咪收到快递包裹时,还很错愕,因爲外婆在她小时候,带着我二舅避世修道去了,带给她童年很不愉快的一段回忆。

  吃了药,我终于有了好转的迹象,在生日前两天烧退了,整个人开始精神多了,只是仍然极度嗜睡,我感觉体内像有个东西要挣扎着出来似的,但我没对妈咪说,我怕她担心,生日那天夜里,我忽然间醒来了。

  刚醒来时,我还迷迷糊糊的,发了好一会儿愣,因爲我的视听五感,不知怎麽的,感觉忽然变的好灵敏,让我吓了老大一跳,那种感觉,该怎麽说呢?

  打个比方吧,就好像你耳朵被人长期用绵花摀住,忽然有一天,绵花拿掉了,那麽你的听觉,忽然间清晰了起来,就像那样。

  我觉得醒来后,一切都变得不太一样了,不仅精神饱满,血液里像弥漫着无穷精力,视听五感的感觉更是好敏锐,在黑暗中,连房间中最细微的角落,丝毫不用费力,我也忽然看的清清楚楚的,那让我不禁发起了愣,怎麽回事?

  咦?是谁在哭呢?

  我忽然听到了另一个房中传来,一阵阵若有似无的哭泣声响,和断断续续的微弱呻吟声音,心里不免好奇,是谁在哭?

  因爲家里只有我和妈咪两个人,我顾不得我身上发生的奇异变化,担心的急忙跳下了床,睁着我圆亮的大眼,推开了房间门,在黑暗中延着走廊,一步一步往妈咪房中走去,那声音是妈咪的声音没错,我确定。

  黑暗中,妈咪的声音,爲什麽听起来那麽的奇怪呢?

  是因爲我身上发生的变化,所以听起来才会感觉那麽奇怪吗?

  正要推开房门,我忽然有些迟疑,别笑我,我一向胆小又内向,更何况我那时才只有十岁,我停下了推门的动作,用我变得比猫还灵敏的耳朵,更仔细的听着。

  妈咪的声音,听起来既像呻吟又像喘息,好像痛苦着,又好像很快乐。

  也不知怎麽的,我觉得莫名其妙的心中有些怦然,还感觉有点慌,我心跳的节奏,一下子像乱了规律似的,我好害怕,我事后当然知道那是怎麽了,但那一瞬间,我真的一点都不明白,我记得我当时好害怕。

  噗通噗通的,我心髒急遽的跳动着,微微发颤的小手,带着一丝怯意,悄悄的将门打开了一道缝,我往房间里偷看着。

  眼前的门,就像是一个秘密的入口,通往了一个神秘的世界,打开门我会看到什麽呢?

  我爲我看到的景象大吃一惊,房间里很亮,我视力又变的这麽好,所以看的很清楚,打开的门缝,正对着房中的大床。

  我看到平时端庄贞洁的妈咪,正赤裸裸的躺在床上,用她经常抚摸我脸颊的双手,在手淫自慰着。

  别怀疑我那时候,一个刚十岁的小孩,怎麽懂得什麽叫手淫自慰,在这样一个资讯爆炸的时代,很多的小孩的心智,都比你想像的要早熟。

  我七岁开始上网,到十岁时,都不知道看过多少男女奸淫的色情网页了,当然我只是好奇,因爲我那时还不懂什麽叫兴奋的感觉。

  而这些事,当然要避开我妈,让她知道了我看色情网页还得了,不过,我知道她偶尔也看的,有时候我会偷偷的用她拿来写作的那台电脑上网,她没有消除网页浏览记录的习惯,所以我知道她逛过那些网站,不啰嗦,这些是题外话。

  我当时看的一清二楚,妈咪在身体下面,垫了两个枕头,她修长而优雅的双腿屈着膝弯着,左右往外张的开开,她雪白大腿根处的幽谷之地,刚好整个暴露在我眼前。

  虽然小时候常和妈咪一起洗澡,但我从没这麽仔细的看过,心髒一下子剧烈的上下狂跳了起来,下体同时亢奋的硬了,以前我也有勃起过,但第一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,又硬又痛好难受,我拉了拉裤子,眼睛没离开过妈咪。

  屁眼再上去贲起的部位,是妈咪的阴户,妈的耻毛很浓很密,黑忽忽的一片丛生在雪白的阴户上。

  我看到我出生的地方,那粉嫩的红红肉瓣,现在已经整个翻了开来,露出水光湿亮,蚌肉似的小穴口,妈咪用她纤长的手指,正噗嗤噗嗤的插着!

  咕噜!我一下子又吞嚥了一口口水。

  妈咪另一只手抚在她的胸口揉着,乌黑的长发像黑瀑披散,落在她欺霜赛雪的惹火胴体上,性感的红唇轻轻咬住,原本灵采动人的一双秋水明眸,蕩漾着春情媚意。

  那表情,让我血液奔流加速,妈咪好诱人的表情啊,一下子,我从一个小孩,踏入了成人的世界,就像毛毛虫蜕变成蝴蝶,我看的目不转睛,这比网路上的色情影片还让人血脉喷张。

  「…喔喔喔啊啊…小风…小风…我的乖儿子亲儿子…妈咪好想要你…好想要你的大肉棒干进来…啊…啊啊啊……」

  乖儿子?小风?

  听到妈咪口中小声的叫着我名字,我再度大吃一惊,差点往前仆倒,不敢置信,妈咪自慰时,性幻想的对象,竟然是我!

  我脸整个火烧似的红了起来。

  红着脸,我爲自己的看到听到的一切,感到不可思议、慌张及羞耻,但我又感觉十分兴奋,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心灵中某个角落,彷彿张开了一个迷离骚乱的角落,理智和欲望激烈的沖突挣扎着。

  妈咪神秘的小穴,暴露着翻开的淫肉,我看到她的阴蒂充血突起,妈咪反覆用手指拨弄着,我猜她用她的手,幻想着是我的手。

  纤指如玉,妈咪那蚌肉似的嫩滑小穴汁水淋漓,不时喷出骚动的淫潮,看的我好亢奋,妈咪渴望和我性交,她不断的叫着我的名字,我得花很大的力气去克制,我想沖进门去的双脚。

  突然间,我沖动的将手伸入裤中,把阴茎握在手里,本能的套弄了起来,在那一扇门外,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的自慰,我发现我以前的勃起似乎没这麽粗长,我心中惊疑不定,今晚醒来后,整个世界忽然变的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我的阴茎,变得粗长的好吓人,但是我的注意力,已经被妈咪吸引住了,管他变大不变大,我正在自慰,可无暇细想那麽多。

  空间不再是距离,妈咪和我淫动的节奏此起彼落,猥亵的浪潮像一个神秘的联系,再无房内房外之隔。

  妈咪一定幻想着我正在爱抚她,她淫水一波一波的泄了出来,垫在屁股下面枕头都湿了,爲了抚养我,她已经这麽多年没和男人做爱了,只能靠自慰来发泄,妈咪一定很饑渴,我真的好想要沖上去安慰她。

  但我终究是忍住了没沖进去,说来又让人不禁脸红,不是因爲我懂事,而是因爲我胆小,我只敢在房间外,偷偷的发泄我猥亵的欲望。

  自慰的快感,忽然生动而真实了起来,不知是否母子连心,一种无法明白的事发生了,我感觉妈咪似乎有感受到了我的窥视,她忽然闭上了眼睛,整个脸都羞红了起来,再不敢叫着我的名字,只剩下她喘息的声音在房中回绕着。

  她是否因爲这是不应该的乱伦禁忌,而她又情不自禁的幻想着,而生出了羞爲人母的感觉?这样想着,我有一种止不住的兴奋刺激,现在回想,我还真是早熟啊。

  「…小风…干死妈咪吧…小风…干的妈咪的小穴美死了…小风啊…啊啊…」

  看妈咪纤手不断在她的蜜穴中,解放着情欲,我似乎又听见了她的呻吟,没错,我又惊又喜,她声音微弱的几乎听不出来,但我听力变得这麽灵敏,听的很明白。

  妈咪换了个姿势,向前跪在床上,头靠着大床前面丝被,她圆圆的屁股翘的老高,不知道是否幻想着我从她后方奸了进去,干了她一次又一次。

  我看着她美丽的小手,从两条性感的大腿之间穿了出来,妈咪用手指快速的抽插着她的小穴,整个身子都在发抖,淫水顺着高跪的双腿,从蜜穴中蜿蜒而下,湿透了床巾。

  「…小风…小风…美死妈了…小风啊…啊啊…」

  妈咪喘着气,浑身乱颤,俏脸上充满狂喜而骚媚的豔色,我知道她要高潮了,要高潮了,却不知道她淫蕩的呻吟,已经先一步引爆了我的高潮。

  天啊,我急忙用另一只手摀住我的嘴巴,我差点舒服的喊出来!

  好想干进母亲那诱人的小穴,我感觉到我要爆发了,急忙放开手抽了出来,一瞬间我哆嗦了一下,黏浊的精液,劲射在我的内裤上,妈咪的淫水还真多,脑筋一片空白前,我只记得这个印象。

  阴茎持续抖动抽射着,舒爽之后,一回过神,我对自己沖动的猥亵行爲感到震惊,还有些自责,这是不应该的,我的道德良知斥责我,但是妈咪性幻想的对象竟然是我,一想到她那充满诱惑的呻吟声,我立刻又兴奋无比。

  门内门外,我和妈咪真是心有灵犀,我们同时警觉着,压抑住喘息的声音,我嗅到空气中,漫延着说不出的暧昧气味,裤中的湿黏冰凉,让我感觉不太舒服,头有些晕眩,更有一丝亵渎了妈咪的罪恶感。

  我那时心头怦怦的止不住狂跳,我很困惑,记得前几个月以前,我还每天都和妈咪一起洗澡啊,爲什麽那时候,我对妈咪没有任何的感觉,究竟我现在这样才是正常的呢?还是我以前那样才是正常的呢?

  唉,这就是少年成长过程的烦恼,就算我心智再怎麽早熟,第一次面对的时候,一样带给我困扰,你可别笑啊。

  在十岁生日前几个月,第一次勃起前,我一直都是和妈咪一起洗澡,所以我在很小的时候,就知道男生和女生的不一样。

  我是男生,有小鸡鸡,而妈咪是漂亮的女生,在她的肚脐下面,屁眼上面,那处隆起的小丘上,长着一片柔柔细细黑色的毛发,那里有一道粉红色的肉缝,好像蚌肉一样,那是她的阴户。

  不知道是五岁还是六岁时,记得有一次,我和妈咪洗澡,我曾经十分好奇的用手摸了那里问妈咪。

  妈咪脸就红了起来咯咯咯的直笑,妈咪说我就是从那里生出来的,我虽然不太相信,但是妈咪应该不会骗我吧,所以我当时半信半疑,直到后来慢慢长大,才终于明白是真的。

  想到这,我脸上不禁浮起一片红晕,那时候我什麽都不懂,因爲好奇,老是喜欢去摸妈咪的阴户,刚开始妈咪还不太愿意的样子,一直笑一直笑,不过几次后,慢慢的妈咪就习惯了,也不再推开我的手,反而还教我要怎麽摸才行。

  无知真是一种幸福啊,我不禁要讚歎着。

  想到当时的我,还觉得好奇怪啊,怎麽摸就摸,这里面还有学问吗?现在想起来,我还真白白错过了那段幸福的童年时光。

  我现在早已经明白了,我和妈咪当时做了什麽,我这一双手啊,早已经安慰过妈咪无数次了,难怪那时候,我每一次和妈咪玩这游戏,当她不停尿出来的时候,她美丽的双颊,总是会红成那动人的模样。

  原来当时我以爲是尿的液体,全是妈咪高潮时泄出的淫水啊,我一面脸上浮现淫淫的微笑,一面想着,我真是不禁要讚美起我那过人的良好记忆力了。

  想着想着,我又回想起十岁生日那晚,后面发生的事情。

  才刚射完精,我身体又燥热了起来,我无法克制心中生出想要和妈咪做爱的猥亵念头,阴茎不知何时,又亢奋挺举了起来,妈咪赤裸的肉体,就在眼前,好想沖进去干她,我舔了舔唇,感觉好乾渴。

  我才十岁,难道我是一个变态吗?

  别笑我,在那一瞬间,我真的爲此感到烦躁而且困惑,无法釐清心中的感觉,况且忽然间我头又晕眩了起来。

  从头看到现在,忽然发现我对妈咪她生出了非份之想,这是不对的,我成功的说服了自己,这是妈咪的秘密,她有她生理上情欲的需要,她靠幻想和自慰来解决,但我竟然偷看了,还因此生出不该有的沖动,这怎麽可以?

  看着妈咪整个人瘫软在床,我心中不禁又开始担心,我虽知道母亲在做什麽,但毕竟对这种事完全毫无经验,看到妈咪高潮后瘫软无力,我心中实在担心,我看着妈咪的脸,怎麽这麽红啊,是不是她发烧了?我这样想着。

  「妈咪,你怎麽了?」

  不顾一切的,我推开了门,闯了进去,头好晕啊,我这才发现我的身体站太久了,又僵硬又不舒服,一步一步摇摇晃晃的。

  「啊,小风,你怎麽起床了,你身子不舒服,怎麽不乖乖睡觉?」

  妈咪显然十分吃惊,她看着闯进来的俊美男孩,也就是她儿子我,她才刚发泄完性沖动的欲望,浑身一丝不挂,泄的一塌糊涂,正软软的瘫在床上,被闯入的我吓了好大一跳。

  不知是否察觉我的视线,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私处,妈咪俏脸一下子通红,她并拢了双腿,盛放的昙花藏起了娇豔的蕊瓣,我心中爲之一恸,妈,别对你儿子这麽狠心啊。

  一见到妈咪表情不自然的僵硬着,我登时醒悟我真是太莽撞了,妈咪脸皮一向甚薄,怕羞的紧,她刚自慰完,那春情蕩漾的美肉骚穴汁水淋漓,怎麽能和我裸裎相见?

  我立刻决定装做若无其事,一如往常的天真微笑着。

  「我睡醒来听到妈咪在哭,心里头担心,所以来找妈咪,你也生病了吗?」

  「哭?哦妈咪没事,妈咪很好,妈咪没生病。」

  妈咪大概暗暗地松了口气,还好我不知道她在做什麽,但显然她羞意仍在,脸颊还是红的发烫,她一面问,一面拿了早预备好的洁净毛巾,若无其事的擦拭了她的下体,没发觉她不经意的动作,让我看的眼睛又差点凸出来。

  「妈咪,今晚我们一起睡好吗?我好久没有同你一起睡了。」

  「嗯,你都这麽大了还这麽爱撒娇,好吧,今晚妈就陪你睡吧。」

  妈咪还来不及穿上衣服,我便一脸企盼的投入她怀中撒娇。

  我第一次勃起时,就被妈咪发现了,那时候我正和她一起洗澡,妈咪手抓着我的小鸡鸡正要沖水,她的手一抓住我的小鸡鸡,我的小鸡鸡就在她手里充气似的勃起了,躲都没地方躲。

  那时我就感觉她的表情很奇怪,也从那天开始,我被迫开始了我的独立,这几个月,她让我一个小男孩,开始独自一个房间睡了。

  搂着脱的一丝不挂的妈咪,贴在她温香柔软的丰满胸脯,有意无意的磨蹭着,那真是幸福啊,妈咪身上,那我一向熟悉的气味,第一次让我闻起来感觉十分的迷醉。

  我脑子里不断的回想着,方才母亲手淫时种种淫秽的动作,我怀疑,禁忌的情欲种子,就在那一夜,在我体内萌芽,然后不断的茁壮起来!

  搂着妈咪,我使坏的蹭着她胸前敏感的地方,不知道有没有蹭的她芳心大乱,暗暗叫苦,我听见母亲的喘息声立刻粗重了许多,我暗暗得意着。

  但我忽然发现不妙,我下面硬梆梆的,正顶着妈咪的小腹,那异样的触感,会不会让她知道儿子生理上正处于勃起的状态,但发现了这点,我那蠢蠢欲动的情火,却更如火上添油似的亢奋着,我好想一口含住妈咪肿胀如珠的乳头。

  「宝贝,你在门外站多久了?」

  妈咪若无其事的问着我,我心头立刻凉了半截,妈咪发现了什麽不对劲吗?

  她问我在门外站了多久了,就是间接问我看了多久了,我该怎麽回答?

  「站了……没多久……」

  嘿嘿,没多久是要多久有多久,我言不由衷的回答着,56分锺,刚出房门前,我有望了望床边的小锺,再看一下妈咪房中的电子锺,站了56分锺耶,刚刚竟然站了那麽久,难怪我身体会那麽的不舒服。

  妈咪忽然摸着我的衣服,像在感受温度,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。

  糟了!我忘记人如果刚从被窝出来,体温一定会比较高,妈咪肯定发现我的衣服是冷的,不像刚从被窝出来的样子。

  天啊,该不会她察觉,她叫着我的名字手淫的过程,真的让我从头看到尾一览无遗吧。

  我急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用我下体发硬的凸缘,有意无意的往她蜜穴上的花蕊蹭着,从小时候和她洗澡的经验,我知道妈咪的体质很敏感,希望有效,那时我头正晕眩着,很难理智思考。

  妈咪登时半瞇起了眼,我后来才知道那叫媚眼如丝,当时我看她眼中像要滴出水来似的,瞇着眼睛瞄着我,不知道她是否骨酥腿软了一半,我心中得意,蹭啊蹭,看我蹭的妈咪你受不受的了!

  妈咪如玉般的俏脸,整个红霞密布,我想她再顾不得问我话,也顾不得浑身一丝不挂了,再让我这样蹭下去,情火烧身,只怕她当场就真的和我干出淫秽的事来了。

  不知是否身体发生变化的关系,我心中万分肯定,那时候我已经有了行房的能力了,若真干出事来,说不定我和妈咪,现在就会多了个儿子或女儿了。

  妈咪一把将心爱的宝贝儿子我,抱在怀里,急忙下床想回身拿丝被来裹身。

  当她一回头,便看到整个床上一片狼藉,床上的丝被衣物,全让她的淫水给濡湿了,她双颊又是一阵阵发烫,她又羞涩又淫蕩的神情,全落入我眼中,我好喜欢妈咪这个表情,差点当场又射了精,还好我忍住了。

  妈咪,还是等明天再来整理房间吧,当然我不敢说出来,我是在心中暗地里说着,而妈咪果然和我心有灵犀。

  妈咪抱起了我,她飞也似的逃离尴尬的现场,我猜,妈咪心中一定想,我究竟看到了那令人尴尬的事没有?她有没有想到这问题呢?我看见她脸更红了。

  「宝贝,赶紧睡了,睡得饱饱的才会强壮,别让妈咪担心。」

  一到我房中,妈咪就抱着我,赶紧钻入了被窝里,她温柔的说着。

  在妈咪那让人无比安心的怀抱里,晕眩的头昏脑胀的我,疲累的一下子就沈入梦乡,我记得我好像说了什麽话,但我不记得了。

  很久以后,我才知道,我说了什麽话,呵呵。

  那天晚上,我做了生平第一个春梦,那个梦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