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家庭禁忌幻想-雪莲花 [5/5]-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


  圆月慢慢的消失在夜空里,寂静的草原上空只留下无数的繁星。

  麦天嗜心的慾火也慢慢的随月而逝,兽壮的阳具也恢复成一般状态。此时的
麦天对着上天怒吼着,狂怒的吼叫震撼着宽广的高原。

  高喊到声音快要嘶哑时,一双雪白的手臂从腰后环绕到胸膛。傲人的乳房给
背心带来无言安抚。那双熟息的双手在自己兽化后的胸肌上游蕩,女人的温柔化
解了一切的悲怨。在阿妈的拥抱下麦天缓和了心绪。停止了狼吼声,所做的就是
抓住阿妈游蕩的双手。

  双手被抓后,其其格并没有停下动作,将身体靠着麦天的后方,妇女特有的
成熟小腹紧紧的贴着麦天的屁股,不停的扭东摩擦着男人结实的肌肉。

  「我的宝贝,你很强壮,我被你弄的死去了几回了。」

  如果她是云萝说的话,麦天会十分高兴听到这句话,可是她出自阿妈的嘴里。
心却如刀割一样,自小缺少父爱的他,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。在自己心里她是那
么纯洁美丽,最好的讚美母亲的语句都不能充分表达她的伟大,如今如此淫蕩的
话语却出自她的嘴里。怎么能叫他不失望和心碎。

  先前的夜奸的罪孽都可以归到自己,但是阿妈明明早知道自己是她的儿子,
并且她能说话为什么不说了。

  想到着反感的情绪如海啸一样起伏在心头。愤怒失去克制的后将女人的双手
撤开,并且往后一甩。其其格怎么能与他的力气相比了,也没想到这曾经在自己
身体上驰骋贯穿的男人,会如此无情。当甩到了草地上,离开那强壮的身体,其
其格这时才发现寒夜的冷风如此刺骨。

  「哈哈哈~~」其其格并没有在意自己被冻的哆嗦的身体,只是不停发出凄
凉的笑声。

  一波一波的笑声刺激着麦天的神经,他为之开始暴躁了握着拳头,冲着披头
散发的阿妈吼着:「有什么好笑的?你笑什么?」

  裸在草地上的女人,无视他的暴躁的形态,继续猖獗的笑着,在笑自己无耻
么?是啊!要不是自己鬼谜心窍的贪上乌敏格那妖妇的身体,自己也不会沦落如
此。

  想起自己可笑的结局麦天双手捧住脑袋吼着:「别笑了,别笑拉。」

  其其格停下了她那可怕尖笑声道:「刚才我们所做的一切你可以不在乎。不
过刚才我那样做应该是救了你的命,我唯一希望你能帮我的儿子报仇。」

  阿妈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自己报仇,营帐里以报复乌敏格的心态狂插的时候,
自己曾经摸到了她的泪水,开始以为是乌敏格的泪水,那时让自己心超前的满足。
以为是自己龙精虎猛下的战利品,没想到是阿妈屈辱的泪水。

  「阿妈~~」麦天心里呼喊着阿妈的名字,妈妈永远是那么的伟大,感动下
他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却发现阿妈的那白皙的身体不停的颤抖,这时他才想起
夜风寒冷。暗骂自己该死,连忙拿起被子走过去,批上阿妈那冰冷的身躯。

  其其格并不领情将裹在身上的被子掀掉,「不用了,只要你答应替我杀了乌
敏格母子,我死也值得了。」

  阿妈的身体那么凉,加上自己的眼睛已经是夜如白昼了。阿妈的嘴唇已经冻
的非常可怕了。麦天忙将被子在次裹上其其格,却遭到她的又一次拒绝。最后麦
天只好用点强制手段,裹住她的身体后,就不在鬆手。

  「没用的,我如今也没打算活下去了,只要你能替我报仇。」

  看见妈妈的那决绝的眼神,麦天装出邪恶的狞笑道「你省省吧,我不替你报
仇。」被子紧裹下的女人听到麦天拒绝自己的要求,顿时堕入比寒夜还冷的冰窟
当中去。

  自己不顾廉耻的牺牲,那种忍着被撕碎的疼痛姦淫过程,换来的竟然是这些。
事到如今其其格也克制不住骂着麦天的忘恩负义,小人!

  麦天要的就是这些只有让她的暂时绝望,她才能苟且活了下去。他要的不是
个伟大的母亲,要的是一个活着健康的母亲。

  在麦天的钳制下其其格也只能漫骂诅咒着对方,她彻底绝望了。以为这个将
自己从狼群里救出的野人能替自己报仇,现在却成了水中幻影。欲死的感觉再次
涌上心头。麦天从神色上感觉到母亲的想法。

  「你要是死了,谁替麦天报仇了。」

  「我不会替你报仇,你死了我就把你掩埋在这高原上。你儿子的仇同时也被
你带走。」

  「只要活着你就有机会,如果想你儿子死后冤魂永远孤独下去的话你就死去
吧。」

  是啊,野人说的话没错。高原上有个传说,就是冤仇不得报的人灵魂会永远
在地狱里面。自己不能让麦天的灵魂在那里排回。想到这里其其格立定了要活下
去的勇气,无论做什么都要让儿子的灵魂得以安宁。

  看见其其格不在抗拒了,老实的呆在被子里面。努力的吸收暖气,希望自己
的能量快点找回来,但是被冻伤了身体去如冰一样的。

  「冷~~我好冷。」

  麦天掀起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,抱住冷如冰块的裸体。其其格也像找到救命
草一样的抱紧着野人,野人的身体是那么的灼热,所靠着他的每寸肌肤都被他身
体的热量注入体内。

  身上的每寸肌肤都与自己接触着,唯一的地方就是她那里,为了救她麦天再
次将火热的阴茎插入冰冷的肉洞。粗大的阴茎直插入子宫深处。每个被靠着肉壁
的地方都散发的热量,很快充实着母亲整个阴道,也就顺利逼出了她体内的寒气。

  没有寒气的逼迫,其其格慢慢的沉静的梦乡之中。看着阿妈安宁的睡姿,麦
天心下也放宽了不少,对于被那水洞他只是偶然蠕动下鸡巴。好调整下阿妈不适
的睡姿。

  这样的性器接触,没有半点淫亵的意思。

  神也会累的,凉爽的凉水将睡梦中的麦天泼醒,睁开眼睛看见,阿妈将几块
破布掩盖重要部位,那样子很是怪异,不过却有着吸引人的特别之处,那破布外
露出的白皙肉体,看过去比全身光溜溜还还好看 .

  对于麦天那紧盯的样子,其其格知道野人在看自己。脸不由的一红,说来也
真怪四十多的女人会脸红,这时的麦天看着梳洗乾净的阿妈脸红的样子,也明白
自己的眼神过于粗鲁。

  「呵呵~夫人早啊。」

  「不早了,太阳都老高了。」

  听到阿妈的这句话,在注意到天空里挂起白色的太阳,心又明白了一样,自
己的眼睛可能不能分出白天和黑夜了。以后只有以天上的圆球来分辨时间了。

  「哦~~是啊~。」

  这时其其格伸出手拉着麦天说着「野人你跟我来。」麦天跟着其其格来到了
湖边,阿妈的手捧起湖水浇着自己的面盘。那双小时侯经常帮自己梳洗的情景在
次泛上眼前。

  她拿起了小刀开始在自己的脸上刮着,那双盯着刮刀的眼睛依然是那么的美
丽。那眼里充满着爱,比那裸露出的雪白肌肤,更具有吸引,那驳起的大吊证明
了一切。

  其其格的眼神瞄过野人胯下檠天的鸡巴,并没有表示出什么。依然继续着她
手里的工作,还是那么的仔细,麦天感觉到自己理智的背叛,母亲的肉体没能引
发自己的情慾,却要为她所做的普通母爱的事情而勃发。

  想到这里他的手掌抓上了破布包裹的乳房,不时的把玩着。开始其其格还能
受的了,后面也不得不抗议一下:「不要乱动嘛,刀子很锋利的,要玩等会。」

  麦天也乖乖的停下了动作,耐心等待着她作完。

  阿妈停手了,看来可以上了。反正她现在不知道自己就是麦天,一直以为是
野人了。倾身过去将阿妈压在身下,双手开始攀上乳房。

  这时的其其格忽然冒出了一句话:「麦天~~」

  听到呼唤自己的名字,高昂的鸡巴顿时软了下来。也发现其其格盯着自己的
脸失神的看着自己。

  太像了简直就是麦天的翻版,那模样和神情,特别是刚才玩弄自己乳房的样
子,活脱脱就是麦天小时侯的样子么。

  对于麦天戛然停下的动作,其其格没有怀疑什么只是感歎道:「野人你的样
子真像我的儿子。」然后主动将双手攀上麦天的肩膀,并且在大腿分开。等待着
野人来添满她。

  看来阿妈没认出自己,为了确定一下故意问着:「真的么,我很像么。」

  「嗯~很像,要不是你高他一个头的话,那就……」

  现在麦天可以确认妈妈没认出自己时刚鬆口气,準备在次行动的时候。他直
觉的感觉到危险的来临,来自那个方向。

  看着不远处出现的十几位白色人影时,麦天感觉到危险来自他们。

  麦天抱起阿妈连忙跑向黑风,可是动作慢了点十几的白衣人的速度超快。瞬
间就移到了麦天身边。将两人围住,他们的全身都包裹在白布里面,只露出一双
眼睛。

  其其格也感觉到来者不善,忙问着理由「你们为什么拦着我们。」

  「我们是来除魔的,杀了它我们就会离开。」为首的白衣人回答着其其格的
问话。

  「你们误会了,他只是个野人,怎么会是魔了。」

  「少跟他们废话了,跟魔一起肯定染了魔气。咱们一併杀了。」一位白衣人
脾气比较急噪,说完这句话后就挥刀扑了过去。

  麦天虽然力大无穷,却没有白衣人的迅捷。很快就浑身染血了,眼看就要命
丧此地时,的黑风如电般的穿了过来。为了躲过黑风的马蹄,竟然大意的靠近麦
天身边,与此同时麦天一拳击中了他的喉咙。

  「啊~~」惨叫一声,脖骨断裂而亡,此时正好是逃跑的机会,麦天跳上马
背拉上阿妈枞马逸去。

  那十几个白衣人何等高强,跳上白马立即追了过来。

  逃匿了一天一夜,也摆脱不了白衣人的追蹤。此时麦天隐约听到黑风说着:
「主人不行了,要将那女人丢下。要不跑不了拉。」

  「不行,不能丢下阿妈。」麦天坚决的回绝黑风

  「这样都会活不了的。」

  对于黑风要自己丢弃母亲的想法,虽然很是排斥。但是它说的很有道理,于
是他决定自己下马。:「黑风你带阿妈先走,我下去引开他们。」

  「主人不行,您……不可以冒险……」

  既然决定可麦天就要做到感应中吼道:「我命令你带走我的阿妈,一定要安
全的带走。」

  「可是。」

  「可是什么,既然上天安排我是大魔神就不会让我这么容易的死去。」说完
就跳了下去,傲然迎接着白衣人。

  留在马背上的其其格回头喊着:「野人、野人,你一定要回来。」声音随着
变下身影也跟着慢慢消失了。

  十几个人白衣人包围了麦天,都拿出了武器,他们决定快速杀了他。

  「我知道逃不了,看你们的样子不像烂杀无辜的人,不过你们为什么要杀,
素未蒙面的我了。」麦天见阿妈已经逃远了,自己也不在担心自己的死活,到是
想知道着那些人为什么要杀自己。

  看来对方也不想他死的不明白,其中为老大的那人平和的说道:「朋友这不
能怪你,因为你是被天魔选中的人,我们要在你未成气候的时候杀了你。」

  听了直够麦天还能说什么了,只有对着苍天狂笑,「天魔选中的人,哈哈哈
~~好笑啊,这就是大魔神。可笑啊~~~~!!!!」

  「对不起了朋友,这都怪命运。」说完后那人向其他人示意,十几把寒光闪
闪的腰刀同时象麦天砍去。

  麦天也不还手,闭着眼睛等着别人除魔。就在这时凭空在他的身边刮起了龙
卷风,强壮的身体被风的漩涡轻而易举的抛起。内部的旋流四处穿梭着他的身体。
剧烈的拉扯下饶是吃了魔狼心的汉子也不堪的昏迷过去。

  好疼啊,麦天随着四肢的疼楚慢慢的甦醒过来。

  「啊~~」看见眼前的情景,麦天忍不住轻呼了起来,这里场景就如修罗地
狱一般。到处都是残缺不齐的尸体,站的每一寸土地都被鲜血染红了。有洗血还
没完全凝固住,看来这里刚经过一场撕杀。

  哗啦哗啦的步伐声后,眼前不知道哪里冒出的几百穿着怪甲的士兵。将自己
围了起来,麦天忙拣起地上的一把象腰刀的武器自卫着。

  那些人也注视着他,他们的眼里没有杀气。甚至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崇拜与尊
敬,他们其中有一人喊了起来,「刘秀还活着……刘将军在这……」这声音一传
百百传十的传开了。浩瀚的声音传边了整个山冈,以至大地都在颤抖。

  从他们的表情当中他感觉到自己像他们崇拜的某位英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