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地址 http://287kk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美人妻洛诗,轮姦淫夜 [3/4] – 941novel修正版


                五、

  林怀接着对张建说:「松开绳子,让她去男浴室。」

  「团长,不要……」洛诗忍不住哀求。

  男浴室意味着什麽,在场的人除了老黄都心知肚明。他们和洛诗的第一炮就
是在男浴室里干的。当时林怀张建和三个外面的朋友把洛诗关在浴室里轮奸了好
几遍。就是那次,洛诗真正爆发出了她的癡女本性;到后来更是放浪形骸极尽风
骚地和男人们玩了一晚上。在那之后,只要林怀想看洛诗被陌生男人奸淫,就会
叫她裸体闯进男浴室去。

  以往林怀只是拿这个当做助兴节目,一般都是等浴室里没什麽人了才让洛诗
进去;但是今晚,歌舞团有十几二十个男演员在排练,等下男浴室里肯定人满爲
患……洛诗不敢想象林怀要求她做的事情。

  张书记过去解了洛诗身上花样繁複的绳结,然后给赤裸的她披了一块白桌布。
吴风则往她的性器上涂了稠稠的一团药膏,还不忘好好按摩帮助吸收;然后递过
一只超大号的奶嘴(就是给小孩子含在嘴里用的),笑嘻嘻地对洛诗说:「阿诗,
这只好像是你女儿小时候用过的哦!等下就用这个塞着回来。」接着又凑近她耳
语道:「要是你不知该如何开口,就给他们看刚刚给你上的纹身。」

  洛诗身子摇晃了一下,终于还是裹着桌布,蹒跚向外走去。

  「吴会计,你们这是要她去干什麽啊?」老黄低声问道。

  「让这贱人去把那些男舞员的精液给装回来啊!」

  「啊?这、她……她怎麽装……你是说,让她?」

  「哈哈!对!就是这麽个意思。老黄,你想不想看现场?」

  「呃?啥……啥现场?」

  「就是大美人洛诗被群奸的现场啊!来来,到这儿坐下。」

  此时林怀和张建已经閑适地坐在沙发上,对面墙上的大彩电开始发光了……

  洛诗披着白布一手拿着奶嘴,茫然地站在男浴室门外。隔着雾蒙蒙的玻璃,
隐约可见一具具男性躯体晃来晃去。要怎麽办?她想,自己当真要这麽走进去,
主动把自己交给这些男孩子任他们玩弄?而且,自己要怎麽说怎麽做,才能让里
面的男孩子明白林怀的要求呢洛诗忽然惊觉:自己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毫无排斥
感、羞耻感,甚至还带着兴奋!她低头在心里咒骂自己:你在做什麽?这麽下贱
淫蕩?竟然忘记了自己还有老公孩子吗?一个林怀和他的团伙就已经背叛丈夫够
多了,现在竟然还想着主动让一群男人操你?

  可是那股子燥热已经升起来了……

  男浴室的门忽然自己打开了。原来是一个洗好澡的舞蹈演员出来。看到门口
站着的洛诗,彼此都吓了一跳。

  「呵,洛诗姐,你怎麽在这里……嗯?」

  男孩显然注意到洛诗那衣不蔽体的样子,脸红了一下,结巴道:「你……你
来找人吗?」

  洛诗臻首低垂,只说:「我想进去。」洛诗闻到男孩身上的味道,淫痒的感
觉立刻变得强烈了。

  「哎,洛诗姐,里面可是男浴室,大家可都还在洗……」

  男孩话音未落,洛诗就从他胳膊底下一闪而过,推门进去了。

  好热啊!

  热气蒸腾的浴室传来哗哗水声,眼前男孩们三三两两散开着,正毫无顾忌地
光裸着他们年轻又精干的躯体。有的刚从淋浴间出来,浑身的水珠顺着肌理流淌
滚动;有的正在擦身,背后崩起刚健的线条;有的已经套上了T恤……所有男孩
皆在看到她的一刹那停止了动作。

  真的好热啊!

  洛诗的眼睛落在了男孩们的下体上。那麽多的阳具,大小长短样式不一,都
垂在主人的双腿间,似乎都在等着她……等着被某个女人疼爱。

  男孩们也都瞪着闯进来的女人。这是歌舞团里的前辈,他们都称她「洛诗姐」,
平日里她衣着保守,发型简洁,今晚却突然长发淩乱包着块桌布出现在他们的视
线里——重点是,那桌布下,貌似是一丝不挂的裸体!

  「哇靠!女人进来做什麽?」终于一个男孩忍不住喊了起来。大家的神情陆
续松动,有人惊愕有人不屑有人饶有兴致,就连还在沖澡的男孩也探出头来看看
发生了什麽事。

  洛诗趁机快速数了一下:十二个!难道要把这麽多个人的精液都……

  「洛诗姐,你到底想干什麽?不会是想来男浴室洗澡吧?」

  「其实……我是来……」

  洛诗并没有想好要怎麽说,但是下意识的,她松开了原本胸前揪着桌布的手。

  桌布款款落下,男孩们看到了令人喷鼻血的熟女胴体!

  那麽美,比例那麽协调的女性身体,该凸的凸,该翘的翘;明明肤如凝脂,
偏偏却有可疑的红痕遍布双乳和股间。

  「……呵呵,原来,洛诗姐是来诱惑我们呐!」「洛诗姐饑渴了吗?缺男人
了吗?」「洛诗姐,你老公不能满足你吗?」「骚姐姐,你的屄想男人的屌想疯
了吧?」「啊……好像摸摸那对奶子……」

  男孩们呓语着,慢慢向她靠过来。

  「咦?」离洛诗最近的男生小方最先发觉洛诗与平时不同,一把抓起洛诗的
乳房道:「她奶子上有字!」

                六、

  男孩们哗一下围过来,两个人迫使洛诗擡高双臂,另外两只手拧着洛诗的奶
头把乳房提起来——这个姿势非常没有抵抗力,看起来那麽软弱无助,任人宰割。
他们低头看着齐声念道:「求——肏——」

  男孩们胸口发闷胯下开始发紧。

  「哇哦!好淫蕩的字眼啊!」「真够贱的,这麽需要男人的安慰啊!」「姐
姐一定缺男人缺的不行了吧?刻字在奶子上要男人来肏你?」「妈的,真骚!真
欠干!」

  小方看了大爲兴奋,用力拧了一下洛诗的丰乳,挑逗道:「没想到姐姐这麽
贱呐,竟然肯让人纹这个!你有没有把下边也给纹上了?」

  原本小方随口只是说说。因爲看了女人乳房上的这两个字,有的男孩胯下之
物已经开始扬起来;听了小方的挑逗大家就更兴奋了。谁知被围在中间的女人脸
一红,竟然说:「有,下面也有……」

  衆人再次哗然!几个男孩立刻把洛诗放倒在更衣室的长凳上,拉开她的双腿
一瞧——原本雪白的腿根泛着不正常的红,很贴近大阴唇的地方,分别纹着两外
两个字:贱屄!

  男孩们怪笑着念出来:「求肏贱屄!求肏贱屄!!」

  洛诗躺在长凳上羞得满脸通红。此时男孩们的手早已不老实地爬满了她的全
身,十二个年轻力壮、精力旺盛的男孩毫不客气地享用着她那成熟美丽的少妇躯
体;乳房、臀肉、大腿等平日被衣裳紧紧包裹的地方,在男孩子们的手下被蹂躏
的变了形。而稍后,她更是要屈辱地将他们的精液全部装在屄里带回去给林怀他
们过目!

  小方已经忍不住要提枪而入了。在他正要干进去的一瞬间,洛诗大喊一声:
「等一下!」

  周围立刻有人冷笑:「怎麽,纹着求肏贱屄的婊子还打算玩欲拒还迎的把戏?」

  「我……我求你们……都……射在里面……别……别让精液流掉……我要…
…我要带回去……交差……」

  洛诗每说一个字,就点燃一分大家的欲火。

  「好!你这婊子要当我们大家的精壶尿桶,爷们绝对——满、足、你!」

  小方终于第一个捅进了洛诗的紧穴——「我操你妈!这穴儿快把我绞断了!
啊~ !好会吸的骚屄……我操你妈的……」

  地下室里,林怀他们通过电视,看着僞装在水管上的防雾摄像机拍摄到的,
男舞员群奸洛诗的画面。「求肏」二字随着乳房的晃动不停跳跃着,时不时就被
一只手揉捏得不成形;有时会看得到「贱屄」二字,那便是男孩正将她的臀部擡
高往洛诗的子宫射精,以免精液外流。但是那麽多男孩子迫不及待的要用自己喜
欢的姿势肏她,所以渐渐堆积起的层层白沫,将「贱屄」掩盖住了。

  男孩们的第一炮都射在了洛诗那会吸屌的骚屄里。前面已经射过的不甘就此
罢手,纷纷让洛诗用她的嘴、她的屁眼还有她的双手双足继续伺候。时间流逝,
人堆中的洛诗其实已经是满身遍糊精斑,像只充气娃娃般任意被男孩们摆弄来摆
弄去。她身上的三个洞里,总是同时塞着三根肉棒,但男孩们的欲火却还在继续
燃烧着……

  老黄看得蛋疼!活这麽大,他第一次看这种级别的性爱镜头,还居然是现场
直播!裤子里的鸡巴胀得几乎只要一碰就会爆精!他擦着额头的汗,看看旁边,
没想到另外三个人居然都显得挺冷静。除了吴会计的裤裆明显地支起了帐篷,另
外二位居然面不改色!老黄心想: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哪!看着自己的情人被十
几个人干还这麽冷静!

  林怀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,一边跟身旁的张建低声交谈,依旧保持着冷
静的风度。可老黄听着他们谈话的内容却觉得脸红心跳。

  「张建,看她的屁眼,被干开那麽大的洞了。」

  「她老公估计一辈子都没肏过的地方,今晚可便宜那些毛头小子了。」

  「这些小朋友怎麽不试试一穴两屌?阿诗刚才上了那麽多春药,屄里面一根
屌哪里能满足她?你瞧她,吸屌吸得多用劲。」

  「阿诗一定在叫『小老公们快来干死我』了。这女人每次被轮奸都那麽快乐
啊!」

  「乳交了。够粗鲁啊这小子!」

  「老林,待会儿她回来,你还打算怎麽玩她?」

  「呵呵,其实我很想看看阿诗子宫脱垂出体外是个什麽样子……」

  「喂,坏了以后怎麽玩啊?」

  「说说而已。我还是比较喜欢把阿诗的子宫留在她屄里边肏. 」

  老黄悄悄转头,不敢再看那两个恶魔般的男人。

  一群男孩毕竟刚经过了辛苦的排练,渐渐没体,射过一两次后各自心满意足
地散去。终于,只有最后一个男孩还恋恋不舍地压着洛诗飞快地耸动肌肉发达的
臀部。男孩一边吭哧吭哧地狂干身下淫蕩而美豔的少妇,一边居然注意到被丢在
一旁的超大号奶嘴。

  「呵呵……这是什麽?……呼……你家男人给你堵穴口的?嗯?……呵,呵,
好……老子干死你!干死你就帮你把骚屄浪穴给堵上!你……他妈的……就……
揣着……一肚子的阳精……回去治你家阳痿的男人!」

  男孩一声低吼,洛诗摊着双手身子随着抽搐了好几下。她刚才忘情浪叫呻吟,
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发出声音了。男孩喘着粗气挣扎扶起洛诗的双腿,擡高她臀
部,再慢慢抽出沾满了前人精液和洛诗淫液混合物的大屌。男孩没有立刻塞上奶
嘴,而是仔细端详了一阵被干到穴肉外翻、糊满白沫的屄,啧啧道:「真是欠肏
的穴儿,看了还想干你!」他伸手捡起奶嘴,不急不缓地用它塞住正在恢複原状
的小穴,又说:「洛诗姐,你被我们十来个人干了这麽多次,不会有事吧?还是
说……姐姐你天生就欠干?怎麽被男人玩都行?」

  洛诗忽然无比厌恶自己。

  明明有丈夫有孩子,有一个温暖的小家庭,爲什麽自己会如此下贱没有尊严,
要那麽无耻地背叛丈夫,做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呢?爲什麽自己的身体,会如此
渴望男人激烈的爱和伤害?爲什麽,自己的意志力在那个人的面前就会崩溃,然
后变成他的禁脔?

  洛诗无声地流下眼泪。

  最后一个男孩穿衣离去,只剩洛诗孤零零一人还躺在浴室的长凳上。林怀关
掉电视,静静等着那个楚楚可怜的女人,下体塞着奶嘴走回到这里见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