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地址 http://456ye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女友与我的学生时代-3

女友与我的学生时代-3

【女友与我的学生时代-1】

【女友与我的学生时代-2】

《体育课》

  隔天,礼拜日,姿仪没办法来我家,因为她要补习英文跟数学,晚上没特别的事阿姨不会让她出门,礼拜一跟礼拜二晚上也赶着回去补习,我三天没有碰她了,今天礼拜三,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日子,因为体育课我们都穿体育服上学,感觉比较轻便,也不用带太多课本,课本会轻一些,体育课的时候,我跟凯立、士龙三个人一定是在打篮球,而姿仪就会一个人坐在操场旁边看着,感觉就很孤单,因为她也不会说话,除了我,对其他人她也不予回应,所以谁都不会想待在她的身边,其实我一直很在意,她难道都不会感到不开心吗?不过今天比较例外,我打球打到一半的时候发现,班长陈盈洁居然待在姿仪的身边陪她说话,我想是因为礼拜六有了交集的关係吧?

  「阿仁!你看!居然有人会跟A告聊天欸!」正博说着。

  「陈盈洁是白癡吗?黄姿仪又不会讲话。」凯立跟附和。

  「打球啦!你们管那么多!」士龙说。

  「哈哈…。」我苦笑着。

  其实在姿仪跟朋友们之间我一直很矛盾,在班上我跟姿仪装得没有很熟,只是藉口邻居偶尔同路一起走而已,实际上我跟她是确确实实的好朋友,虽然关係不是很正常,但我很在意姿仪到底是把我当作男朋友还是好朋友而已?可是我也怕真的跟她交往了之后,朋友们会不会觉得我没眼光?

  体育课一向都在最后两节,放学之后,等同学都走光了,我跟姿仪还在教室,我就好奇的问她,班长陈盈洁找她做什么?还是单纯的聊天而已?

  『她找我聊天而已。』

  「聊什么?」

  『问我是不是跟你交往啊?』

  「那妳怎么回答?」

  『你说呢?』

  「没有,是吗?」

  『当然啦~』听到她的答案,我还真是有点失望。

  「也是,走吧!我们回家吧~」

  接下来的两个月,我发现班长陈盈洁跟姿仪已经成了好朋友,体育课的时候,她们总会坐在一起聊天,还会一起投投球或者打羽毛球,而假日放假的时候,她们还是同一个补习班,久而久之,就连陈盈洁也知道我家住在姿仪的对面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上课日还好,假日我会有点吃味,十一月的某个週三,天气开始变冷了,而且今天体育课特别冷,我跟凯立推托太冷了,不想打球,一个人跑到教室睡觉,无神的想着这几个礼拜姿仪的变化,她好像变得开心许多,也比较没那么依赖我了,让我有股失落感,我不禁怀疑,两人之前亲密的举动是不是真实的?还是一场春梦?这段期间的我则都自己解决,但结束之后,却感到更空虚。

  「咦?你在这啊?」教室门口突然出现陈盈洁的声音。

  「怎么了?」

  陈盈洁在班上成绩还算不错,个性算是活泼型的女孩子,虽然国中已经规定女孩子头髮不能及肩,但她偶尔还是会把那头短髮束起来,不说话的时候,看起来就十分有气质。

  「黄姿仪在找你欸!」

  「找我干嘛?」我冷冷的道。

  「不知道?不过我觉得…。」她说到这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「觉得怎样?」

  「你想知道?」真欠揍!还卖关子!

  「对啦!快讲啦!」

  「我觉得…姿仪喜欢你…。」

  「是吗?」听她这样说很开心,可是心里又觉得只是朋友的喜欢,想到这就又不觉得如何。

  「你不信啊?」

  「感觉不出来…。」

  「你太迟钝了,我都有感觉,你没有…。」

  「噹噹噹…。」

  下课钟响,打扫时间到了,剩下一节体育课就放学了,陈盈洁说完就到扫具间拿扫具了,而其他同学也陆陆续续回到教室打扫,除了一些跟我一样喜欢打混的人,早就在体育课把书包放在操场,準备放学就走人了,也懒得上来。

  「嗯嗯!」姿仪拍拍我『快去打扫,你今天值日生,要擦黑板跟清板擦。』

  「妳帮我用啦!」

  「嗯嗯!」她摇摇头,接着就离去了。

  真奇怪,我怎么觉得姿仪感觉有些变了?好像离我很远,而且我已经两个月没碰过姿仪了,难道上次在教室那次,真的让她对我彻底反感了?快上课的时候,大家陆陆续续跑到下面集合,我懒得管它,就继续待在教室睡觉。

  「嗯嗯嗯!」姿仪拍拍我的肩膀,并拿出纸条『你又翘课了!这样不对喔!』

  「呵啊~」我起身打了个呵欠「妳管那么多!」我看看时间,还有半小时下课。

  『你口气干麻那么凶?我又没得罪你!』

  「妳吵到我睡觉啦!不爽啦!」

  说完,我不理她跟着趴在桌上,身旁传来写字的声音,她摇着我,我知道她想让我看看她说什么?可是我故意不理她。

  「嗯!」她越摇越大力,我只好耐着性子,看她什么时候停下来。

  突然我裤档感到一阵冰凉,原来姿仪把右手伸进我的裤子里面,她接着套弄我未勃起的肉棒,本来她的手让我感到一阵冰凉,但是因为我暖热的肉棒,渐渐的就感觉到她的手也暖了起来,而且十分的柔嫩,肉棒在她的手中渐渐擡头,随着肉棒越来越硬,她也必须增加紧握的力道才能套弄,我受不了不再趴下,坐着看她蹲在我ㄧ旁套弄我的肉棒,我轻声低吼,将舒服的能量从身体中吐出,这时姿仪却站了起来,拿出便条纸现在我眼前,让我整个火又熄了。

  『你最近都不太理我?是怎么了?讨厌我了吗?』

  「是妳不理我吧!」她在我对面坐了下来。

  『我哪里有不理你,上课放学我都陪着你走。』

  「应该说是我陪着妳走吧?哪有不理妳?」

  『以前你都还会跟我说说笑笑的,现在都没有!我就觉得你变得好冷淡!』

  「妳又不是我女朋友!我干麻一定要跟妳说笑!」我说出这句话,她突然愣了一下。

  『我们不是好朋友吗?』

  「妳跟陈盈洁才是好朋友吧?你们上课下课都在一起,还一起补习,而且我们除了放学,根本没什么交集。」说到这,姿仪眼框突然红了,眼泪竟然流了下来了…。

  『我也想跟你一起呀~』我看着她的便条纸,一边落泪一边写着『可是我本来自由的时间就不多,在班上我也知道,你不想跟我太靠近。』原来她也是知道我心里的想法『我当然就跟盈洁比较好嘛~而且我觉得跟你独处好不自然,感觉你都只想跟我做那种事。』

  「…。」我突然无言以对,姿仪真的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子,我在想什么,其实她都知道。

  「呜呜…。」她静静的哭着。

  我心里感到愧疚,因为她说的其实都没错,是我变了,她才跟着变了,如果是其他女孩子,大概就跟我完全不理了吧?从书包拿出面纸,抽出一张递给姿仪。

  「别哭了…。」我静默了一会儿「是我的错,可是…。」我想狡辩什么?却不知道该怎么说?

  「嗯~?」她哽咽的应声,似乎叫我继续说下去。

  「可是我不想只跟妳当好朋友,我想…我想跟妳真的交往。」

  『我第一次都给你了,还跟你在教室做过那种事,我们还不算交往吗?』

  「那妳之前还跟陈盈洁说我们没有交往,妳不是那么想吗?」

  『因为我是哑巴,我知道你班上很为难,我不想这样子跟你交往。』

  「吼~」我大呼一声,原来我们都想着彼此的关係在纠缠着「我不管了!」

  我起身,将姿仪拉起来,将她成公主抱的姿势抱起来,要往扫具间移动,体育课放学大家应该就直接出校门了,没人会回来,这时姿仪却摆动身子挣脱我,站回地面。

  『我有跟盈洁说我在教室,她放学可能会过来找我。』

  我们走往教室,路上我看看手錶,哇靠!已经放学十多分了,刚刚可能太投入了,所以没听到打钟的声响,到了教室,陈盈洁就坐在教室了。

  「你们去哪啊?好久喔~」

  「我带她去操场散步啦~」我说。

  「姿仪,妳脸好红喔~怎么流那么多汗?」

  『刚刚吉仁一直催着我楼梯爬快点,有些累。』

  「没有啦~我赶着回家。」

  「张吉仁,跟妳借一下姿仪说话,好吗?」

  「喔,好啊。」

  陈盈洁将姿仪拉到一旁,说了些悄悄话,我很好奇的看着,陈盈洁还有看了我ㄧ眼,让我直觉一定跟我有关係,我们三个人一起走到校门,接着才别过头道别。

  「刚刚陈盈洁跟妳说什么?」

  『她问我是不是喜欢你。』

  「妳怎么回答?」

  「嘻~」她小笑了一下『你说呢?』

  「我怎么知道?」我心里想着是,但又很怕不是,答案没从她口中得知,我就感觉心里压着一块石头,整个人很紧张,又期待又怕受伤害。

  「嘻~」她把便利贴的其中一张撕下来,贴在我的额头上,然后快步走去。

  我拿下来一看,上面写着几行字『我不知道。』『妳不要去说啦!这样会误会。』『没关係了,反正我已经确定他是喜欢我的。』『我不知道。』『不要!我要等他当着同学的面前跟我告白,我才跟他交往。』看完我整个傻眼,心理的情绪七上八下,我兴高采烈的追上姿仪,牵起她的手。

  「姿仪。」

  「嗯?」她好奇的望着我。

  「我喜欢妳!」

  「哼!」她佯装生气,嘴角笑笑的。

  我知道,她在等我的表现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