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地址 http://456ye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情感小说  »  吸精殭尸(上、下)

吸精殭尸(上、下)

吸精殭尸  

  〔你有甚么毛病啊?〕医生埋首于病人的档案中,低头问面前的病人.

  

〔我...我浑身都感到不适喔,医生.〕丽斯虚弱地说.

  

因为声音带点虚柔,声线又清脆动人,所以医生不自觉地抬一抬头瞥她一眼.

  

医生一看便呆了数秒,因为整天处理着病人的事务,令他整天都处于紧张状态,眼前的人令他心头猛然放鬆起来.

  

丽斯的相貌挺深邃,尖高的鼻子,妩媚冷酷的蓝眼珠,天然啡金色的秀髮,拥有欧美与亚洲的混合特徵,整个感觉就是又迷人又尊贵.

  

医生察觉到丽斯的不自在,所以立刻从中抽离.

  医生续问:〔痕痒抑或肿痛?〕

  〔好痕痒,又有点肿痛.你看一下,好吧?〕

  医生错愕了一剎,然后装作镇定叫丽斯伸手给他看.

  丽斯把手轻轻放在桌上,又白又滑的左手反射出光泽.

  医生轻按丽斯的手腕,问她是否感到疼痛,她摇头,医生继而向上按,她又摇头,医生再向上按手臂的位置,她又摇头.

  医生问她哪里痒,她便微微低头回答胸部的位置好痒.医生抑压着内心莫名的跃动,叫她脱下啡黑色皮製外套.

  涨满的乳房随即弹了出来,由于粉红色背心紧橕着乳房,所以乳房显得要逼爆.乳房又圆又滑又白又大,医生的左手手指不自主的拍动

起来.

  丽斯看着医生,示意可以检查了.

  医生战战竞竞的伸出左手,弄出抓住东西的形状,向乳房那部分前进.当他理清脉路,立刻把手移向胸部的上方.

  他的手指生硬地触碰着丽斯的胸部上方,她从喉咙里发出〔嗯〕的一声.

  〔医生,你这样弄得我有点痛呀,你可否走过来慢慢检查呀?〕她别过头,细声语.

  医生的神绪紧张起来,他走到她的面前,示意她可以睡在床上.

  丽斯走上床上,医生才发现她身穿一条啡色鬆散短裙,露出两条修长的腿,颜色像鲜奶那样纯净细腻,看着都会嗅到奶骚味.丽斯的胸

部因地心吸力向下榻而显得更涨更大,富弹性,好惹人伸手揉搓.

  正当医生预备向丽斯检查时,她叫医生锁上门,因为怕尴尬.

  医生看一看时钟,发现已是打烊的时间,外面又没有病人等着,所以便叫护士可以先行,并关掉外面的灯.

  医生把手放在她的胸上,缓慢地轻轻地按,丽斯轻抿着嘴唇,发出敏感的声音,然后告诉医生可以往下按.

  医生涨红了脸,手仍留在胸上,不敢放肆.丽斯见他那么紧张,便脸带微笑抓住他的手,拉着他的手掌,放在她自己隔着背心的乳房上

  医生的手抖得好利害,呼吸急速.

  丽斯告诉医生这样感觉不明显,要医生伸手进衣服内检查.她抓住他的手,然后逐步挤入没有空气的空间内.

  医生的整个手掌都抓住她的乳房,感到多重感觉.

  当丽斯的视线移到医生的胯下,便害羞地含笑起来.医生低头看着自己的胯下,发觉浓起了一个小帐蓬.然而,他实际上已经充满慾火

了,阴茎不断涨起来,似要冲破内裤的綑绑.

  医生感到非常尴尬,又没有胆量开口道歉,但丽斯没有理会,闭上眼,用医生的手揉掐自己的乳房,每一下都让人骚软,更令人充血.

  丽斯伸出自己在衣服里的手,然后亲自解下医生上衣的纽扣,伸手往他的胸膛游旋,打圈搓着他的胸肌.医生也不禁发出敏感难耐的声

音,他的手开始用力掐住她的乳房,呼吸声渐大.

  丽斯解下他的皮带,然后把皮带的一边越过他的颈部挂着.她接着脱下他的西裤,露出一条白净的底裤,底裤向前顶得快要穿了,丽斯

往他的胯下轻揉,使得他的阴茎活跃地跳动起来,马眼流出一滩淫水,污染着纯白色的底裤,令龟头的形状颜色更清楚地勾勒出来.

  丽斯拿出医生正掐得她的乳头兴奋的手,然后掎着床起身,轻轻推搡医生上床上.丽斯亦走上床上,双腿叉开,骑在医生的胯下,双手

由医生的胯下,像推拿那样向上推.

  她脱掉背心,露出一对骄人的乳房,粉嫰的乳头硬了起来,等人吸吮.

  她俯身趴在他的身上,乳房压着他的胸膛,是一冷一热的融合.她伸出舌头向他的颈部细舔,舔得他的皮肤透出一层光.他感到很痒,

身体像挣扎那样左右摇摆.然后她舔到他的唇边,在唇边滑过,继而滑入口内.

  医生面有难色,感到她的口中有阵怪味,是臭味,是口臭,但不似是口水中的细箘形成,很腥,很像漂白水味.但他已没有放在心头,

因为她的舌头已主导他的思想,她的舌头滑近他的喉咙尽头,在尽头不断拨动,像走出海水的鱼儿那样拍动.

  丽斯的身体向上向下移动,下身擦着医生的胯部,上身的乳房有节奏地压着医生的胸膛,每一次压下去都像水弹般平下来,然后一移开

就呈现浑圆的形状.

  她抱着自己的厚重乳房,放在他的口上,他便爽快地用舌头舔着,然后用牙齿轻咬,再用双手抓住乳房,像小孩抓住奶樽那样,放肆地

吸吮.

  丽斯用手揉着他的胯部,跟着那条凸起的形状向上向下推.丽斯一边用舌头抵住他的皮肤,一边向下舔.当游到腹部位置,他不禁缩起

肚子来.

  她掀开他快破的内裤,一条粗壮滚热的大鸡巴腾出来,足足有16cm长.她在龟头上像小猫舔了几下,然后张大口吸吮着他的鸡巴,

用舌头往粉嫰的龟头狂扫,像饥饿的小孩一样.他爽得抓住床边,不断发出喉咙的声音,头上的汗渐渐布满脸蛋.

  丽斯这次用双手抱住各边的乳房,然后用乳房夹着鸡巴,在中间不断抽送,擦得乳房内侧红了,热了.她用手用力压着两边的乳房,夹

着中间的鸡巴透不过气来.简直是仙境,但愿因此窒息.

  丽斯的胸部脱离鸡巴,换了69位置.

  丽斯用舌头舔了龟头一会,然后用手掌中心往马眼的位置不断搓,由于马眼比龟头更敏感,所以令医生身体弓起来,鸡巴变得更硬,跳

得更犀利.很快便令医生达到高潮,兴奋状态提升至高顶点,气喘得很急骤.

  医生同时伸手往黑森林里进发,手掌滑过像豆腐般滑的大腿,撩起内裤,用两只手指滑入洞口,手指立刻给淫水润滑,淫水多得像一个

潭.因为太多淫水,所以使得手指疯狂地往内狂撸,丽斯便发出啊.啊.啊的呻吟声,医生听后更兴奋,所以更用力撸,在洞里不断穿梭,

令丽斯发出淫蕩的〔啊,啊,不要啊,轻手啊,医生〕呻吟声.

丽斯知道医生是时候要发射了,所以她立刻用口紧紧吸着龟头,白渎的汁液使劲地一下一下喷出来,丽斯毫不犹疑地把精液吞落肚,每一喷

射都射入喉咙深处.每一发喷射,医生都用手指深深地往洞里推进,而且汗流浃背.丽斯口中散发出阵阵精液味.射完后,丽斯仍吸着医生

的鸡巴,不断用舌头刺激着龟头,使得鸡巴不断跳动,管道肌肉不断继续用余力抽出精液,令医生更爽翻天.

  直至医生开始感到很痒的时候,医生痒得双脚都提了上来,但丽斯仍不断舔龟头,医生想叫停丽斯,但她不理会,不断继续吸,令医生

的鸡巴管道里面变成真空状态,抽得血压狂飙,一丝丝血液便从马眼流出来.丽斯才愿意停手.

  她舔一舔唇边的精液,穿起衣服,回眸高傲地笑了一下,留下面容扭曲的医生在床上独自挣扎.

第二章-吸精殭尸vs吸血狼

   丽斯走出诊所,心情愉悦地返回家中.忽然间被一种莫命奇妙的力给压在地上,就这样不知道接下来数小时发生的事情了.

当丽斯醒来后,她便发觉她处于一间房间内,灯光泛黄,想摇动双手但发觉双手双脚已被绳紧紧繫住在板上,整个人像耶稣那样伫立着.

  当她正在焦急的时候,低头一看,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,除了粉红色的内裤外.

  连想办法逃走的时间也没有,有人便从门外走进来.

  那是个粗壮的男子,宽阔的肩膀,橕住白色短袖背心的二头肌,顶起白色短袖背心的厚实胸肌.看外形真的令女性着迷.

  男子走上前打量了丽斯一会,便伸手掐住她的乳房,毫不留情地榨,掐得丽斯大嚷起来,所以丽斯使尽力气辱骂面前的男子.男子兇狠地看了丽斯一眼,便掌掴了她一个耳光,一边脸红肿起来,这样丽斯才安静下来.

  男子进来时随身携同一条长幼的茄子.他先用手撕烂丽斯的内裤,然后把茄子于阴道出口轻沾丰盛的淫水,慢慢地推搡扭旋入去,由于茄子比一般的肉棒大一倍,所以推进去时感到很紧绷,可是男子没有在意她的状况,自顾自用茄子抽插丽斯的阴道.因为磨蹭得太厉害了,所以丽斯不禁呻吟〔啊,啊~~~~好痛呀~放手呀你~~你想点呀?!啊~〕男子听了她的呻吟奸笑了起来,然后比之前插得更急骤,每次都猛烈碰撞子官颈,丽斯嚷得更大声:〔啊~~~~~〕茄子离开阴道,再插进去,子官颈又被撞击,丽斯死气地摇头,再次嚷:〔啊~~~停呀~~〕

  男子停下抽插,但没有拿出茄子来,他抓住茄子,慢慢用力把茄子往更深处推入去,丽斯的呻吟声渐大,男子的视线留在她的脸上,留意她的神情变化,而手就抓住茄子往里推进去,丽斯面容越扭曲,男子就越兴奋,插得越起劲.不一会,男子忽然使出极大力推入去,丽斯疯狂尖叫了,血液缓缓由阴道流淌下来,撕裂的痛楚令丽斯崩溃了.血液流下来的同时,眼泪亦下.

  茄子留在阴道的尽头,猛地打转,更多的肌肉组织给撕裂,更多的血液从伤口奔淌出来.丽斯已垂下头,咬紧牙齿,握紧双拳,默默坚忍着.

  男子终于鬆了手,抬起丽斯的头,强制与她接吻,她立刻把头甩开,男子用手固定她的头,把舌头塞进丽斯的口腔中,她的呻吟声显得矇眬起来〔唔,唔,噢~~〕.在一剎巨大的尖叫声之前,她咬了他的舌头一下,男子退却下来,用手捂住口部,喉咙发出怒吼声,然后一手把茄子推进去,因为子官颈暂时放鬆和撕裂的关係,所以茄子挤开子官颈,给血液润滑,成功插进子官内.丽斯的眼睛反白了,嘴巴张大了,并发出嘶哑的低沉声,就像被刀桶了一下.四分之三的茄子长度给插进去了,显得像一把上鞘的刀.

  男子面表满意,并抓住茄子进行深度抽插.当抽出部分茄子的时候,血液也一併溅出来,紫色的茄子染上红色染料,好像浑身受伤的茄子.地上一滩的血液不只是血液,还有眼泪融和其中.

  当男子把整条茄子抽出来时,整个阴道变了一个血盆大口,这大口像只垂涎的狗,不断流下一丝丝血液.男子就在此时,立刻跪在地上,贪婪的张开大口,伸出淫秽的舌头,接下纯净的血液,血液滑过舌头流入喉咙,男子感到血液很香醇,喝得嘴舔舔.然后一个劲儿冲上阴道前,伸出舌尖往阴道内狂扫,丧失理智地把头压着阴部,脸部因此变得血流披面,整条舌头染成鲜红色,好似一只疯狂的丧尸.

  阴道受到猛烈刺激,所以不断收缩,更多血液挤出来,男子更兴奋,舔得更放肆,他继而伸出两只合併的手指,往阴道里施加刺激,令阴道的收缩更剧烈.像要排挤婴儿出来那样.

  丽斯没有力气,连饮泣的力气也没有,只能垂头等待拯救...

 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,男子才肯停下来.饮血的事情停止了,另一件事情即将开始.

  男子脱下紧身白色背心,脱下牛仔裤,脱下内裤,全身赤裸裸.右臂上纹有一个图形,左面的乳头穿有一枝铁钉.

  男子的肉棒原来已经挺勃起来,又粗又大,龟头涨得好红润,似乎已经充血了一段时间.

  男子鬆开綑绑丽斯的绳,把她放在床上,然后又把她的双手大字型綑于床边的樑上.

  男子把他硕大的肉棒插入伤痕纍纍的阴道中,丽斯忍不住哀嚎出来.男子手抓住丽斯的乳房,下身开始前后摆动起来,几秒间,肉棒已染得一身鲜血,男子感到很畅快,所以摇摆得更落力.

  丽斯的乳房像水弹,充满水分富有弹性,看起来入面有好多汁液.在男子的碰撞下,丽斯的乳房不断地震荡,于男子的手中仍有部分从指间挤出来.男子见丽斯的乳房好有手感,所以便像搓麵粉那样感受乳房的鬆软韧性.

  丽斯的声音跟碰撞的节拍一致,连绵的呻吟声,断断续续:〔啊,啊,啊,啊,啊,啊,啊,啊,啊,啊...〕

  汗珠布满丽斯的脸,头髮给汗珠黏在一起,经过持续的碰撞下头髮散落床上,就是电影中给人强姦那种半死模样.

  男子使力挥拍丽斯的乳房,丽斯痛苦地哀呜了一声〔啊〕,男子再拍打她的乳房并对她说:〔操你娘,再嚷大声点呀,你这个贱女人.〕他再拍打,丽斯便惨叫了起来,并哭着央求他:〔放我走吧,放我走吧,我求你啊.〕男子挥拳击打她的乳房,并扯住她的头髮命令她呻吟大叫.基于内心的愤怒和命令,丽斯一于尽情尖叫.

  男子用手掐住丽斯的口说:〔你是否不清楚尖叫与呻吟的分别?你这个臭婆娘,等我操到你虚脱.〕男子加快速度抽插,双方阴部的撞击更快更响,床褥亦摇得〔伊伊〕作响,乳房摇得向上向下抛动,丽斯不断发出断续呻吟声,男子不断从喉头里发出粗豪的呻吟声,这就是射精的前兆了.

  男子抽出鼓得涨涨的肉棒,走到丽斯的嘴前,要她吞下所有精液.他抓住她的头髮,而她则乖巧地张大口含住大肉棒,并用舌头加以挑拨龟头,往整个龟头扫一圈,然后不断来回扫马眼.肉棒最终按耐不住,痉挛地射出一炮炮美味的精液,全部打入丽斯的喉咙.他闭上眼抑头,深深感受这一刻的快感.另一方面,丽斯的眼神渐渐有神采,一股气流蓦地从房间里窜起来,周围的物件开始震动,墙上的时钟飞脱倒地,桌上的物品震得呱呱响,丽斯的头髮飘升起来,手指渐渐长出爪子,整条手都慢慢变做一对蝙蝠翼,由手伸延到背部,犬齿变得又长又尖锐,腿部长出好多蝙蝠的皮肤,脚部亦伸出比手部的爪还长的爪子.

男子惊愕地环视四周,最后以惊恐的眼神畏视住丽斯.

丽斯一手抓住男子的颈部,把他提起到天花板,然后转身一踹把他飞向墙上,胸骨不知不觉间裂开了.男子还未惊讶完,便感到剧痛.她怒气沖沖地走到男子前,用爪子向他的胸膛狂刮,并用爪子深深插入他的肉中,向左向右撕断他的肌肉组织,血浆从伤口裂缝冒出,一条条腥红的血线,像一个活火山地带.

  男子紧绷着全身肌肉,不断地低声呻吟,忍受着这种切肤之痛.丽斯看得很舒畅,这样的事情怎可能停下来!

她用爪子割走男子的阴囊,他痛得呱呱大叫,两颗湿滑新鲜的粉红肉球弹了出来,两条幼细的输精管连着肉球,丽斯用一只爪子轻轻切断输精管,另一只爪子抓住将要与男子分离的肉球,然后抑头,把手持肉球的手放在口的上面,爽快地掐烂肉球,黄白色的液体像在扭湿了水的海绵的水一样涌出来,通通落入丽斯的口中.

丽斯接着扯断另一条输精管,并拿着另一颗粉红色的肉球到男子的口前,用爪子橕开他的口腔,并刺入口腔内的肌肉,丽斯对他说:〔你要我尝你精液的滋味,那么你有否尝过你自己的精华?哈哈哈.〕她掐烂肉球,肉汁便从肉球里流入男子的口腔,他一品嚐到自己的精华之后,脸上肌肉便纠结起来.丽斯笑了:〔你这个表情是怎样?不好喝吗?这是你自己的东西啊,你应该为自己的东西感到自豪!哈哈哈,通通喝下去吧.〕

丽斯灵机一触,她张开他的双腿,用爪子深入他的屁眼,他立刻全身抽搐起来,呼吸顿时变得急遽.她抽出爪子,拾起旁边的茄子,对準屁眼戳过去,可是屁眼太紧了,需要扩张!她往洞裹伸入两只爪子,然后像搅拌机那样连还打转,一堆血肉立刻捣碎,他惨叫得比她刚才更大声,咬牙咬得青筋暴现,她就是越听越兴奋,所以伸入另外两只爪子,继续扩展.

屁眼变得血肉模糊,烂肉堆满屁眼,整个部分就是由血浆与烂肉组成的,散发出浓烈的腥臭味.她拿起一堆布满血的烂肉往他的口里去,他立刻吐出来,她再拿起一堆烂肉,把这堆烂肉塞入他的喉咙里,令他呛了呛,吐出一堆混血的呕吐物.

当他继续吐的时候,她立刻拿起茄子,往屁眼里深插,顶到尽头,然后又拉出又推入,使得他饱受两边的痛苦.

当丽斯玩得七七八八了,她便走到厨房拿起一樽盐,回到男子的面前.她倒出部分的盐在手中,然后抓紧盐,把手伸入屁眼里,洒下手中的盐,他便痛得翻白眼,并发出喉咙被掐住的低沉苦叫声.这样太麻烦了,所以丽斯乾脆把那樽盐塞入屁眼里,倒光后就拿出来.他浑身痉挛,嘴唇发青,眼皮微微抖开,全身的力气也尽失了.

丽斯穿起他家中的衣服,再走到他的面前欣赏他这副模样,然后便愉快地踏出这家门.